Make HKONLINE Your Homepage!      |     Investment?! HKONLINE now!  
   
   
昨天送出金幣: 51 | 過去三十天送出金幣: 198
Username: Password:
New Registration?
Forgot Password?
 
 
  第七回: 神聖羅馬帝國 既不如何神聖 也不是名符其實的大帝國「大丑角」 瑞士尊貴理財 不尊貴而诈骗 不懂理財金融保险界齊罵「劏豬櫈」
 
  2021-02-22
 

 

 

電郵索取原告人HCA77/2020申索書純文字pdf版(共237頁)

 

 

索取原告人HCA77/2020申索書(附圖解及高盧人安盛基金騙局數學演算示範)pdf版(共442頁)

 

 爭訟之道 証據為先 

光復保險 再開霽色

 

(2021年2月4日原告人  第二被告人高盧人安盛雙方高院正式開拖 惡鬥難免)

 

“嗚謝”的图片搜索结果

中港澳全國十三億久蟄之人心,對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長久而不知收斂之強蠻霸道 怨憤所積 如怒濤排壑 不可遏抑  

原告人以弱小大衛之力拼巨人哥利亞之勢抗擊高盧人安盛及其黑道鷹犬,以卵擊石,形勢嚴峻,艱難險巇,故誠意盼望公眾(特別是飽受高盧人安盛欺壓及被予取予攜式的巧取豪奪、拖欠薪金、投資基金詐騙掉畢生血汗積蓄金錢的客戶)踴躍提供有關於高盧人安盛種種不法、不道德及有預謀詐騙行,同心協力一起為國家為社會在公正嚴明的高院一舉清除此財雄霸道、囂張無倫、金玉其外而狡詐其中的高盧人安盛胡虜,惠及社稷,也福及後人。謹此致謝。

 

第七回:  神聖羅馬帝國 既不如何神聖 也不是名符其實的大帝國:「大丑角」

              瑞士尊貴理財 不尊貴而诈骗 不懂理財金融保险界齊罵:「劏豬櫈」

 

原告人向法庭申訴:

屢經催促,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依舊輕佻藐視囂對千鈞中港法律如髮,除於一年前已收到的法庭傳票置諸不理,如今則堅拒以中文為本作控辯雙方交換呈堂文件,遂令原告人在無律師代表下,祇能以有限能力的英文語文理解閱讀被告人(2)的高度法律術語性文件及語文應訊,也至今未明法庭是否會偏坦財雄霸道的被告人(2)、全然摒棄法定的中文為主法律審訊程序,隱現對原告人失諸愛國愛港公允或不平等之嫌。   

 

【01獨家】「港版國安法」四要點曝光!嚴防分裂國家、恐怖活動等|香港01|政情如眾周知,港版國安法去年中訂立後,作為中文為主的中國律法及法治,已經全面凌駕並直接的接管香港特區所有法定機關管治權,包括基本法及司法,也是唯一的最至高無上權威,基本法亦久已被中國官方公開定調為過氣歷史文件。被告人(2)恃財雄囂張仇對中國權威態度,以區區祇是金融保險界一方之雄,蕞爾小國高盧為後盾,力挑泱泱大國之中國,狼子之心、猙獰面目,一露無遺。

「亡人之國,必先亡其史」,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早已在此不良惡意居心企圖下,伏脈千里,肇因於此。

香港特區已全面受到中國管治,港澳辦主任夏寶龍先生今天2021年2月22日亦公開宣旨,三申五令的命令香港特區重要法定機關(想當然而然的包含所有司法機關及大小法庭)必須由真正愛國者擔任,故原告人誠盼高院能「愛國愛港」秉公審理,不為大至財雄勢猛並是協助國內大規模走資洗黑錢出逃資金者如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小至鼠竊狗偷、禍國殃民游士之徒如被告人(1)馮偉昌等以財雄影響而從談不上「愛國愛港」之香港特區之法治、以致原告人此番懷著無比愛國愛港情懷與熱誠、無懼惡勢力威脅、冒最大險犯無數之難、挺身而作出的HCA 77/2020申索陳述書,如此則是國是港之大幸也。

原告人至今未能明瞭了解被告(2)的Second Affirmation(名為Second實為原告人由此至終收到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唯一並是第一份Affirmation)理應無效英文反駁書中所陳何事。但經一友人指出,被告人(2)文中純以被告人(12)並無完成與被告人(21)、被告人(40)及被告人(41)在2017年12月中的交易協議,便振振有詞、聲勢洶洶的請求法庭刪除原告人對被告人(2)及其多名被告人員工之控訴及申索。  

查原告人於2020年中突然身患不測重疾,未能視事。賢妻賢慧淑德、體貼入微,故在無知會原告人及愛夫心切、對法律也無知無識下,婦人之見,擅自將所有57名被告人及其律師們的信件,一一並無審視內容便隨手隨棄隨扔(雲與清風可以常擁用,關注共愛不可強求。原告人對賢妻此非常行為,雖覺不妥,但無所怨所憾,也願代承擔一切後果。蓋難得有賢妻善解人意、與原告人心相繫也),故原告人對任何法庭或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及所有其他被告人的文書,一概無從得知內容。

原告人在2021年2月9日往高院入稟誓章時,曾付查冊費欲查看此案件去年中以後的發展但無獲,故對被告人(2)聲稱被告人(12)已代被告人(2)在去年所謂之First Affirmation陳述要求法庭刪除原告人對被告人之控訴及申索事情,一無所知。

試問被告人(12)在疫情泛濫期、法庭關門時間無紀錄下鬼祟呈遞的所謂之First Affirmation(如有)又關被告人(2)及其它被告人何事呢?被告人(2)被中港海外海量保戶索償及投訴如恆河沙數,自顧不暇,不依規矩自掃門前雪,還要去管他人的事幹嗎?至少原告人在2021年2月9日查冊案件檔案時看不到有該所謂之First Affirmation。

荒天下之大謬!被告人(12)與被告人(2)屬不同法定個體,也非其代表律師,祇是兩家朋比為奸多年的保險業界一對跳樑小丑、兩件同一營商歪念狼與狽,怎有可能由被告人(12)代訟代問代答、財傾勢壓中港法制呢?

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恃財雄鐵蹄盡銳輕佻任意踏碎香港特區和中國法律美好瓊瑤,與被告人(12)及其它多名被告人,無遮無掩的一起串供、一致行動對付無律師代表的原告人,熟令致之?「愛國愛港」者法庭應正視此違德也違規狀況。惟原告人確信在不知羞恥為何物之大敵當前,難與原告人一顆怨恨之火燃燒正旺盛熾熱頑強心靈爭鋒?

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與原告人相比是,蜉蝣撼大樹、蚊脾與牛脾,得比;但在全能全知的上帝眼中,祇同是「蟭螟杀敌蚊巢上,蛮触交争蜗角中。应是诸天观下界,一微尘内斗英雄」。被告人以造假賬而欺世盜名自稱全球第一保險名牌,在上帝眼中面前又算得甚麼呢?甚麼都不是!

 

屈指全港知名保險公司有九,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長期排行最末之第九,也連資本祇有區區兩百億港元的本地薑富衛保險,在生意額及收入也不如。被告人(2)這個名副其實保險界壞孩子,演變成為現時保險界惡名昭彰之如假包換惡棍後,自誇自讚自編自導自演之肥皂泡式鬧劇,不患無詞,徒惹得業界一直以來從未改變過對此龐然大物而無當村牛被告人(2)的充滿不時嘲諷言論和一向極度鄙視憎厭眼光。

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失意失路於中港之域中,隨時準備應否及何時敗走永久撤離大中華地區之左右搖擺不定策略,慣於協助國內走資洗黑錢為主務的大小保險總監們心懷貳志、員工離心hea做與日俱增,沒有絲毫職業安全感或前景可言,更保證了它有朝存在中國香港一日,在新的展望保險業界地緣佈局中,陷入了可有可無闌尾位置,坐定必然是保險業界群雄逐鹿中、長中短期必然繼續繼往開來包尾之名之實。

對簿公堂,主客期門受戰、利鏃穿骨、驚沙入面、鼓衰兮力竭,矢盡兮弦絕,白刃交兮寶刀折,兩軍蹙兮生死決之局,雙方固無仁義仁慈可言,但這是古代野蠻人之所為。現今文明社會訴訟,尤其是高等法院的訴訟,花費人力物力精神心力龐大且時間漫長,雖也同是拼個非你死則我活之局,但時至二十世紀高度文明時代,應是禮儀性戰爭的交鋒,斷無可能在香港一域、莫非中國王土之內,有違約定俗成、「愛國愛港」之入鄉隨俗運作下,任教胡虜伺便,以強蠻而無視堂堂中國法律法規,作出毫無無道德可言、絕非「愛國愛港」的野蠻撕殺啊!

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以1900年時的八國聯軍中之高盧人予取予攜、任意搶掠欺侮大清帝國的思維而處之,用之於此間的新而強中國共黨治下的香港特區及此案的原告人,胡虜驕法、暴露無遺

被告人為掩飾妄圖對法治的胡為,在所謂的Second Affirmation中故意誤導法庭及公眾,粗暴無禮、說三道四,指責原告人申索陳述書有“incoherent - 不連貫的,無條理的,語無倫次的”;但從無任何舉例舉証支持說法下,連孤証也付之闕如,乃是野蠻及荒唐兼而有之行徑,不值一駁。

實情則是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恃財雄單意孤行以純英文思維閱讀原告人的中文申索陳述書,並不明所以、但刻意而為的將被告人(12)及其它無關被告人(2)之事混沌攪拌攪雜在一起,與多名被告人串供,意圖一致行動妨礙司法公正未果,故而自然而然的有天馬行空的謊稱誣蔑“incoherent”之言之歪理情況出現。顯而易見,犯錯、荒謬、胡作妄為在被告人(12)及被告人(2)的違法串供及一致行動行為,非在原告人。

「保險業界之驕兵悍民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氣焰已成,而不可撲也。」

查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之稱與被告人(12)及被告人(21)之交易協議未能完成,乃全因原告人在2017年12月知悉江西走資洗黑錢幫領頭羊被告人(57)賴小民操縱之白手套被告人(21)Jeneration Holdings 、被告人(40)陳家俊、被告人(41)陳家榮,在被告人(1)(註:被告人(1)馮偉昌五、六年前因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之Evolution特大跨國基金投資騙局爆雷,被國內眾多受害人蟻聚連番追殺,故而被迫倉猝離開位於香港之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遠走托庇藏身於同業被告人(30)之廣東辦事處。其後行藏洩露,有國內Evolution騙局受害人意欲集資僱兇取其至少一手一腳,甚或狗命,故而自請要求再急調遠至泰國曼谷,苟全性命一時於異地

 

數年前於被告人(30)任職廣東高層時開始私下穿針引線掇合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與被告人(57)出售被告人(12)此作為江西幫大規模走資洗錢工具之交易,行徑及後果對國家金融經濟體系必將會造成風捲殘雲的後果,原告人故而商得前四屆人大政協、自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已是出口信用保險局多年同事及之後在中港政治事務上無間斷聯系的劉迺強先生,連同數位香港及國內政協委員及原告人為執董之一的與國內中國綠化基金會支持的非牟利環保機構「寸心行動」其它董事,親筆據實投函國家中紀委揭發此驚人損國勾當。

 

原告人則另函直接交往國內具影響力財新網總編胡舒立女士補充大量詳細大小枝節,証物証據如山。其後果然是被告人(57)賴小民及江西幫走資洗黑錢貪腐官員陸續被查落馬,從而造成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出售被告人(12)與以江西走資洗黑錢幫領頭羊被告人(57)賴小民及同為香港檯面人物白手套被告人(21)、被告人(40)及被告人(41)及其後加入的被告人(52)、被告人(46)及被告人(50)收購被告人(12)作為行事在即的大規模走資洗黑錢工具之窒礙。 

 

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的Evolution特大跨國基金投資騙局專用銷售白手套被告人(52)一眾有份被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利用員工被告人(46)及被告人(50)畏罪不敢返回國,流竄藏身於香港及國外之間。惟自萬眾期待的港版國安法於2020年七月一日轟然成立後,國家對反中亂港亂國亂金融份子抓捕絕不手軟下,被告人(46)及被告人(50)聯同合謀團伙關系者一大夥人,於2020年12月被香港警方高調拘捕,無一倖免。  

 

被告人(57)賴小民於2017年底達成與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之被告人(12)Swiss Privilege交易四個月後即因被實名舉報而受查。其間被告人(57)被國家中紀委調查時,仍未知事態嚴重,只是稍為收斂。 

 

被告人(57)及其團夥為趕及不能再錯過的尾班走資洗黑錢特快列車,曾親自多番及托中港權貴人士,請求香港英皇集團的楊受成先生(被告人(57)的中國華融2015年在港上市時,楊受成獨力認購超過一億美元中國華融股票以示支持,兩人在公在私交情極深)代為出面完成被告人(57)及其後台人物視為最佳大規模走資洗黑錢工具的被告人(12)交易。

惟楊受成先生蹤橫國內高層官場多年,深知有所為有所不為之道而婉拒此港人稱為“財神爺”的被告人(57)極有可能是移禍江東、或至少是借艇割禾的損國禍港意圖。蓋國內極高層官場氣溫之水是冷是暖,以楊受成先生與曾家交情,尤其是與他過從甚密的曾慶紅之弟曾慶淮及曾慶紅侄女花樣年主席曾寶寶,消息靈通不在話下,早知被告人(57)終是棄卒也。

至2018年10月被告人(57)被正式雙規調查,被告人(57)愁腸百轉,但依舊芙蓉帳暖,仍有一樹殘花,有枝復茂之想,深信其後臺最終可助他無瑕脫困,中紀委調查祇是抽刀斷水式的裝模作樣而已。

被告人(57)曾為江西文科第一狀元,官場左右逢迎技藝到家,意志力及毅力俱佳,且若能完成收購被告人(12)便會大大增強其後臺對他的的依賴及最重要的撈人意願,故而甚至在被調查期間,仍試圖通過被告人(1)馮偉昌及金融保險知名人士,轉接並婉轉利誘的向楊受成先生提出以特別一筆過額外酬金4.5億港元為代價,期盼楊先生能移花接木代為出面收購。

其後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與楊先生之洽談如何,不得而知。但如今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在其所謂之Second Affirmation中承認交易未能完成,足證楊先生未有財迷心竅、害損國家金融經濟體系以自肥,拒絕了玉成或參與有可能是殺身之禍的其事。 

 

原告人的香港在線網站,在推動中國國家綠色環保事業的同時,與國內官場有種種無間斷的不同形式及程度的不時交接交雜,所以原告人在處理中國國情中的官富人與物認識行為舉止上分寸拿揘方面,不乏豐富經歷並且經常的親身參與,加以原告人自上世紀九十年代成立至今的財經為主龐大資料庫,與及原告人熟能生巧的圖景認知法作為沙盤推演基礎,也勉強可以說得上是對國情之人情世故及中國人互為因果的特殊人性判斷,接近於聞一知十,也善解人意,擅聽弦外之音。故對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被告人(12)、被告人(21)、被告人(40)、被告人(41)、被告人(1)、被告人(46)、被告人(27)、被告人(43)、被告人(44)、被告人(57)等人或公司來龍去脈及其互相之間的可告人或不可告人勾當,包括不可言傳,祇可意會的相互之間交雜,明之知之了解之頗詳。

特別係原告人從國內財新網同埋原告人十多年前,便已經由四屆政恊委員劉迺強先生,在北京認識胡舒立女士及其手下編採部偵調人員,取得之純財經但非國家機密性第一手可靠及經過Fact Check資料

說來話長 何志平乃寸心行動五個創會董事之一,本人也是寸心行動執委之一,而寸心行動牽頭發起人乃係劉迺強先生,原告人也不時透過寸心行動其餘各董事及基本法委員會中人,以及劉迺強先生多年來介紹給本人認識,包括已去世或仍然在生的多位中港官富猛人得到的資料再整合梳理一下,便可以輕而易舉的以圖景認知法的透視各官商勾結或損國害港內容,然後懷著一胸愛國愛港愛黨情懷向中紀委及公安投函舉報了

事實上,被告人(1)馮偉昌駐職被告人(30)之廣東業務時,也曾為被告人(57)跑私幫奔走於寧夏天元錳業集團與江西幫36局間人物協調溝通角色,其本人當然亦為江西幫36局成員,之前更受被告人(57)推薦入馬雲的泰山會,直至泰山會最近解散為止。  

 

被告人(1)馮偉昌之後避走曼谷(此番人困馬乏出逃是for long and good),除主要逃避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之Evolution特大跨國基金投資騙局眾多受害人的窮追不捨追殺,也主要是害怕國內對泰山會成員的地氈式老虎如馬雲、賴小民及小蒼蠅如被告人(1)的早晚到來大清算。

原告人為寸心行動執委之一,此寸心行動使命主要是挽救改善甘肅省民勤縣的綠化環境,故不時往來香港、甘肅省與其它中國城市。寧夏在甘肅省旁邊,故被告人(1)在私下替被告人(57)作溝通者期間之大小商業活動,特別是有關寧夏天元錳業集團之不法勾當,頗有可靠內情知悉。 

善惡到頭終會報,若然未到,祇是時辰未報。被告人(1)馮偉昌損國禍港,兼有多人因被告人(1)馮偉昌一手策劃營銷的Evolution特大跨國基金騙局而自尋短見,其人辛丑牛年期間宿命明示上半年七殺廉貞同位,路上埋屍。過得上半年,過唔到下半年,下半年暗示為破軍暗曜同鄉,水中作塚,明示暗示皆為死於非命、客亡異鄉泰國已是十分明顯而不可逆轉矣。 

  

被告人(1)馮偉昌乃漢奸漢賊,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乃典型蠻族闌入、胡虜窺伺中土,兩者民族來源及商場手段習性雖相去懸絕,但由於兩者相似的環境而產生許多相似的技術性特徵及殊途同歸惡果,彷彿鯊魚和殺人鯨在同一片海洋內稱兄道弟,朋比為奸作惡,於我國為極害。  

當初2017年12月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公佈與被告人(57)之江西走資洗黑錢幫之被告人(12)、被告人(40)及被告人(41)交易時,市場已是大為驚訝震動。原告人曾於投行華寶及瑞銀華寶任職分析員,以原告人及其它同行分析員專業估值,被告人(12)最多只值接近一億港元,而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與被告人(57)為首的江西走資洗錢幫居然能以22億達成秘密鬼祟髒交易協議,當中不能見光、不可告人官商勾當不言而喻 -- 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奇貨可居,當然開天殺價也。 

被告人(57)為首的江西幫在馬雲的泰山會取得萬通保險、福建走資洗黑錢幫透過泰和取得大新人壽後,香港人壽保險公司市場所剩可供出售作為大規模走資洗錢工具之壽險公司已無多,故而可以耐人尋味的出現2000年在科網股熱潮中之「香港天線」以區區幾萬元資產能被估值身價為幾億元之荒誕絕倫翻版現象,遂有令金融保險市場人士驚嚇幾至暈倒的比天價還要再高七重天的22億上帝價。 

 

如今被告人(12)仍然待字閏中,雖欲積極急售,也願自貶割價,惟之後至今仍乏人青睞。

 

 事實上,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如今如何定價叫價求售,也實在尷尬,只好大幅縮減皮費將之搬往側魚涌一隅,苟延殘喘,並之後成為一間每月都是虧蝕狀況的燙手山芋,食之保留之無味,棄之可惜也難向股東交待,名副其實的楔灶罅蝕本貨

就算被告人(12)因賴小民被中國方面判死,群醜無首,但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這個處心積慮偽君子,仍在積極物色其它漏網之魚的國內走資洗黑錢幫作為新寃大頭買家,同樣有損現時被告人(12)公眾利益,蓋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若以尋找尋常買家出售被告人(12)原有保戶投資者利益,叫價祇能低於一億,甚至因被告人(12)已淪為一間臭名昭著的走資洗黑錢公司而無人問津。

Fire N Ice - Hookah Bar & Night Club in Calgary | Chichamaps另方面,之前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及被告人(12)以為鴻鵠將至,高調大肆張揚;及後交易雪擁藍關馬不前,不堪長時間冰與火之間折騰煎熬,已令原告人及部份持份者將權益以低價脫手而蒙受金錢損失,為何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能純以被告人(12)交易不成功為由,便可輕率請求法庭刪掉原告人及其它持份者的索償呢?

其它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之扭曲事實、無中生有、譎而不正、暗渡陳倉、借刀殺人、假癡不癲、偷樑換柱、上屋抽梯、瞞天過海、笑裡藏刀、混水摸魚及與黑道人物互為朋黨共利等等江湖技倆,在法庭上、在商業詐騙上、在蒙騙壓榨旗下代理上皆層出不窮、屢見不鮮、見怪不怪

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以上提及之所投訴所謂 “incoherent” 而不提任何例子作舉証,連孤証也付之闕如,可笑!就是被告人(2)金蟬脫殼融合假癡不癲的詭道最明顯例子。正如宋蘇洵《辨奸論》中所指出的「凡事之不近人情者,鮮不為大奸慝」,就是對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一針見血的撕破其假面目。

假若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在此案及出售被告人(12)成功暗渡陳倉,香港一向良好法治將是有如納蘭性德詩中描寫的「半世浮萍隨流水,一宵冷雨葬名花」了。哀哉香港曾經之國際金融地位及港版國安法所謂之無遠弗屆法治! 

 

原告人其餘明確嚴正反駁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團伙之申訴,原告人恐主場以中文為母語、理解及思維而有所曲解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的故弄玄虛、艱澀難明、賣弄文筆,遍布法律專有術語的它是主場英文反駁書,還有待收到被告人(2)高盧人安盛之中文版本反駁書及法庭於2021年3月17日聆訊的進一步指示

 

 

原告人李重德
2021年2月22日

副本法庭存檔

 
 
 
屈指全港知名保險公司有九,被告人(2)長期排行最末之第九

留言: Melody   2021-02-24 05:56:26 回覆

I am leaving AXA soon!

留言: Melody   2021-02-24 05:29:33 回覆

 
 

您尚未登錄,因此不能發表留言!
按此登錄
   
 
 
  Home  |  36th Street  |  39th Street  |  Channel 881  |  Channel 921  |  HKOL Club  |  DR Wealth  |  About and Contact Us

HK Online Site Terms
Copyright reserved by HK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