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HKONLINE Your Homepage!      |     Investment?! HKONLINE now!  
   
   
昨天送出金幣: 16 | 過去三十天送出金幣: 434
Username: Password:
New Registration?
Forgot Password?
 
 
  長篇連載法庭案件HCA 77/2020 第六十五回: 原告人李重德之前曾懸紅伍千元急尋Ms Rhonda Hui, 現大幅加至八千元,先報料先得,決不食言
 
  2021-05-23
 

 

 

   

 

image.png原告人李重德之前曾懸紅伍千元急尋Ms Rhonda Hui, 現大幅加碼至八千元,先報料先得,決不食言。 

 

尋人:Ms Rhonda Hui 

近十年曾任職: AXA安盛保險及安達Chubb Insurance高層
尋人原委(以下2021 May 17原告人入稟高等法院誓章節錄有關內容原文):

 

HCA 77/2020 第三被告人 Rhonda Hui

HCA 77/2020 第二被告人 AXA China Region Insurance Co Ltd 高盧人安盛保險

 


關於第二被告人第16項無厘頭陳述:

原告人再次又再次反複撫心自問後明正指出,原告人之退出所有「2009年訴訟」,乃純因第二被告人先以假証物向灣仔警署誣陷於前,並同時主使黑道人物惡意有針對性的騷擾原告人慈母於後,再無補充。

 

更且原告人曾在該期間尋求法律援助處之助,法援律師及大狀在細看所有相關來往文件後,善意提點原告人應順應時機,息事寧人,蓋法援大狀得出的初步結論是:「既然對方已在電郵中多番承諾會發還所有歲月佣金並同時額外作出合理賠償金額,原告人理應欣然接受、夫復何求呢?該大狀還打趣的笑語暗諷原告人、是否還要對方嫁埋個女俾原告人呢?」

 

法援處大狀那會預料得到第二被告人竟會霸道及不顧廉恥至之後反口拒付曾經其高層文字應諾之歲月佣金及賠償,並且以難以筆墨形容之恐怖惡劣至極的以向警方栽贓原告人後更以黑道江湖人物惡意騷擾原告人慈母黑手黨方式手段以圖巧避區區小額金錢承諾呢?!

 

此乃高盧人安盛長久以來積習的慣匪行為,正如寓言故事中所描述的青蛙善意的背蠍子過河後,最終還是無端被蠍子刺了一下,蠍子的面不改容解釋是其本性習慣使然,這與高盧人安盛該時的賊性使然而對原告人做出的黑社會手法又有何分別呢?

 

同樣是物之本性使然!第二被告人恃財雄霸道選擇性的披露事實真相、視莊嚴神聖不可被褻瀆的高等法院為兒戲之地、也視法官及公眾有識之士智商如三歲黃口之年無知孩提而已。

 

第二被告人如今聲稱之前所有文件已蕩然無存,乃其一向既定管理制度不善之遠因;但第二被告人2009年中向警方栽贓之物則能被高盧人安盛保存超過十年之久遠又可作何解釋呢?

 

原告人堅定相信法援處仍存有有關案件詳細紀錄,甚至必定有該大狀的以上備註式幽默意見留痕,優與劣質企業管理之分也。

 

原告人現將此回應陳述副本一份交與法律援助處,並將致專函索取証明確有其事,包括該大狀幽默风趣的評語。甚或將此案件因勢利導完全轉交法律援助處跟進(如獲批的話),前事再評。

 

 

關於第二被告人第17項無厘頭陳述:

第二被告人業內失德敗行,眾所周知。對於高盧人安盛及其豢養之無恥無德鷹犬走狗之徒,原告人將以確鑿如山人証物証作出強而有力、一刀斃命的証人及証物以對,多講無益。

 

蘋果日報向以「喺蘋果,鹿就是鹿、馬就是馬」態度報導新聞見稱於傳媒業界多年,原告人將傳召當時涉事之蘋果日報徐姓女記者面斥指証第二被告人此刻之無恥謊言。一葉驚秋,務令所有高盧人一族從此被提及此事時馬上羞臉頻遮、無地自容。

 

第二被告人理拙詞窮時,每喜以過往紀錄無存為由作遮醜或狡辯,但其它大企業如蘋果日報從無此拙劣文化及歹心。

 

原告人也會以前立法會議員毛孟靜女士曾多番向灣仔警方所查詢得的有關第二被告人2009年刻意栽贓誣告原告人資料,事証俱厲的當面瘋狂摑臉狠抽歐陸第一造假帳企業的第二被告人高盧人安盛;原告也會以被告人4、5、香港保監及香港保聯確鑿曾經及近月與原告人之前及最新來往文件,當頭劈腦地氈式的徹底粉碎第二被告人高盧人安盛的一向突破人類道德最底線卑鄙無恥下流賤格之言。

 

諸君諸卿及業界關心保險業之有心人士且拭目以待。

 

 

關於第二被告人第18項無厘頭陳述:

如前所述,第二被告人之電郵文字承諾曾經確切的被法援大狀親眼看過及肯定的有作出文字批示此誓章文件副本亦會交法援處前事再評,且看第二被告人能否再在鐵証如山面前,再一次突破甚至低等野獸動物行為的最底線。

 

原告人及公眾有識之士實恥與第二被告人繼續潑婦罵街。

 

第二被告人之代表黃某某並非執業律師,祇以維園阿伯式身份囂叫自我定論第二被告人有權終止合約及拒認欠原告人款項,原告人將公開向業界傳召當年親筆以電郵承諾款項的當時高盧人安盛高層Rhonda Hui出庭宣誓作証,問第二被告人更能消幾番鐵証老拳。

 

Rhonda Hui已經離職,另一管理層卑鄙小人 Eddie Li 未死「生歐歐」喺第二被告人觀塘總部屍位素餐,佢2009年中有份參與提出向原告人付還歲月佣金同埋額外補償賠償事情,點解唔同 Eddie Li求証呢?第二被告人分明就係慣恃財雄霸道刁民,一句話無留紀錄就將欠款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事實上,原告人實在是懷疑卑鄙小人 Eddie Li協同第我八被告人陳德麒搵人惡意恐嚇騷擾原告人慈母及栽贓誣陷原告人的。

 

以黃某某社會上及業內無名之輩、虛擁無牌無認受性無名無份之份量,他究竟算是老幾,敢膽出言評論無論法官或正在執業律師在審訊前都不敢妄下之一錘定音判語之言?此乃典型狗仗主人財雄霸道之威之意識形態反映!